虚妄

【超蝙】超人的好奇

创新体制转型发展生产力:

Title: 超人的好奇
Date: 20160731




 


联盟成立了一段时间了,所有事情都步入了正轨,超人停留在地球上空闭眼聆听,他能够听到曾经不断困扰着他的声音的确因为联盟而减少了一些。


 


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他。


 


最近没有能让联盟集体出击的事件发生,他们决定两两一组编排成值班制,在初阶段的排班中,他们和每个人都有机会合作几次,用来寻找最合适的搭档,所以自然而然,超人和蝙蝠侠成为了固定合作伙伴。


不过超人明白的是,由于蝙蝠侠大多数时候都沉默寡言,其他人试探了几次后就会望而却步,人们总会不自觉得惧怕过于安静的人,似乎只有超人能够与蝙蝠侠找到无穷无尽的话题——单方面的。


蝙蝠侠对此没什么表示,只是照顾所有人一般自动自觉地更改了排班表。


 


“蝙蝠侠!”超人迅速飞过来。


蝙蝠侠捂着受伤的腰侧向他点点头,表示他没事,自己这边已经解决好了,但这一次在善后工作结束以后,他没有拒绝超人跟着他回哥谭的要求。


一路上超人在蝙蝠飞机外面转来转去,询问他的伤是否严重,每一次蝙蝠侠都会耐心的告诉他没事。


他站在蝙蝠洞的手术台旁看着蝙蝠侠的管家剪开他的制服,露出狰狞的伤口。他倒抽一口气,一脸担心的问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:“布鲁斯,疼不疼啊?”


布鲁斯原本闭着眼睛,听到他问就睁开眼睛看了他一下,简短的回答了一句:“不疼。”


这是超人第一次被允许跟着蝙蝠侠来蝙蝠洞,但他的注意力全部在蝙蝠侠身上,一点也没分给那些能令任何人新奇的高科技玩意儿。


已经给针线消毒完的阿尔弗雷迪拉来放大镜,坐在床边就要给布鲁斯缝伤口,超人惊奇:“咦?阿福,不用打麻醉针么?”


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已经疼出满脸冷汗但依旧一声不吭的布鲁斯,说道:“布鲁斯少爷不打麻醉针。”


“你以前也都不打麻醉?”超人这次问向布鲁斯,然后得到了布鲁斯肯定的答复。


超人焦急的转了一个圈,再走回来继续问:“为什么?”


“为了保持清醒。”布鲁斯依然耐心的有问必答。


见阿尔弗雷德在布鲁斯的点头示意下就要用针戳上布鲁斯的肉,虽然自己是钢铁之躯,但他明白人类身体脆弱的地方,也知道疼痛的感觉。他一把抓住阿尔弗雷德的手,在两人都疑问的看向他时说:“这次让我来吧。”


布鲁斯的眼中出现奇怪的情绪,但他还是好脾气的点点头同意了。


超人紧张地控制好自己的热视线,用恰到好处的力度与热度烧好蝙蝠侠的伤口,然后再用冷冻呼吸将给伤口降温冻住。整个过程迅速有条不紊,这让阿尔弗雷德不禁称赞:“克拉克少爷,这可真是令人惊喜的能力。”


布鲁斯坐起来道了谢,低头看了看处理好的伤口。


 


克拉克知道人类总有奇怪的秘密,这之中可以以布鲁斯为代表,他的秘密千千万,总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
就比如为什么布鲁斯从来不用麻醉剂。


他知道疼痛的威力,即使无论是蝙蝠侠还是布鲁斯都会在面对恶劣的伤口时,轻描淡写的道一声“不疼”,但他依旧能从他身体微微的颤抖还有额间的冷汗中看出他的忍耐。


布鲁斯对他解释是为了“保持清醒”,但他想,那一定不是真正的理由,布鲁斯总是将真正的想法隐藏在最深的地方,凡是能够轻易得到的答案,一定是经过加工筛选,甚至会和真正的答案有着天壤之别。


他很好奇。


他的好奇心在每一次发现蝙蝠侠拒绝麻醉剂时都会加重。


 


韦恩集团总裁布鲁斯·韦恩在外星人攻击事件中受重伤,现在正在哥谭医院进行治疗。


克拉克瞪大双眼看着自家报社的报纸上的新闻,在这次的事件里,蝙蝠侠和他在不同的地方抗敌,所以他无从得知蝙蝠侠的状态,而这次竟然要靠实时报纸才能知道。


他赶到医院的手术室外,里面正乱成一团,那著名的大人物正脸无血色的躺在正中央的床上。布鲁斯还穿着被血浸湿的衬衫,红彤彤一片,衬得他的皮肤更加苍白。


“你是记者?”旁边有人问他,他一动不动没有回话。


“他现在是下班时间,感谢您的询问。”阿尔弗雷德在一边帮他解释道。那人点了点头,怀疑的看了克拉克一眼,但还是闭上了嘴。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克拉克问道。


“布鲁斯少爷不愿意打麻醉针。”阿尔弗雷德虽然动作行动还保持着优雅,但担心还是溢于言表。


克拉克解开外套的扣子:“让我来。”说着就要去厕所变装超人。阿尔弗雷德拉住他的胳膊,在克拉克回头看他时摇摇头:“这次的伤口面积大,热视线恐怕不行。”


他只能焦急的皱起眉头,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对话,即使不用超级听力,里面的声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
“韦恩先生,不打麻醉的话就没法动手术了。”护士劝说着。


“没关系的。”布鲁斯半闭着眼,微笑着回答她。


周围的人在窃窃私语说着韦恩大少的任性,克拉克烦躁的想着“你们懂什么。”可是连他都不知道布鲁斯为什么拒绝打麻醉。


“韦恩先生,打了麻醉之后睡一下,手术就过去了,很快的。”


“所以不麻醉也没关系。”


“可是如果动手术时您乱动,会有危险的。”


“我不会乱动。”


周围人都在感叹韦恩的天真,只有克拉克知道,如果他说不乱动,就真的不会乱动。他回头看了眼阿尔弗雷德,眼看着伤势在不停恶化,阿福已经不禁攥紧了双手。


“即使您不动,也是会痛的呀。”护士们继续劝说。


“再疼也和现在差不多了吧。”布鲁斯继续微笑着回答,还用下巴微微点了点,示意了一下他一片血污的身体。


在所有人都无计可施的时候,克拉克看到布鲁斯忽然转过头来看他。他立刻瞪大了双眼,视图用眼神告诉布鲁斯这次乖乖听话。


“您为什么不愿意打麻醉呀?”终于医生站出来询问。


布鲁斯深深地看了一眼克拉克,然后转头看向医生,犹豫了一下,然后像是终于决定了什么一样轻声开口:“因为我有一个秘密,不能说出来。”


克拉克吃惊极了,他相信这个秘密就是布鲁斯不愿意用麻醉剂的真正原因,他想过很多可能得知的情况,却从没想过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
“这和打麻醉有什么关系呢?”


布鲁斯叹了口气,解释道:“因为麻醉之后就无法控制自己了,我会把秘密说出口,这多令人恐惧。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这大少爷到底有什么秘密。


“克拉克少爷知道布鲁斯少爷的秘密么?”阿尔弗雷德突然在耳边开口。


克拉克一惊,脱口说道:“我怎么会知道……布鲁斯的秘密,他从来不谈他自己。”但他心里却渐渐变得慌乱。


阿尔弗雷德敲了敲手术室的玻璃,示意医生出来一下。一筹莫展的医生一出来就开口道:“管家先生,若不是及时做过止血处理,这会儿韦恩先生早就无法在这里和我们僵持麻醉问题了。”


“是的先生,所以您就不用给他麻碎了,我了解我的少爷,劝不来的。”阿尔弗雷德说道。


克拉克听到这句话担心的看向布鲁斯,而里面的布鲁斯也望着外面,脸色越发黯淡。


最终布鲁斯还是没有打麻醉就将手术坚持了下来,他咬着牙果真一动不动,直到最后晕过去时,大家才松了口气。


而最终克拉克还是好奇这个秘密。


 


在布鲁斯身体好了以后,恢复了每日的夜巡。


在一天夜巡结束后,克拉克不顾蝙蝠侠的抗议,抓住蝙蝠侠径直往天空飞。若不是蝙蝠侠及时给自己戴上宇航头罩,说不定出了大气层他就立刻死了。


超人将蝙蝠侠带到瞭望塔顶端让两人并排坐下。蝙蝠侠的呼吸声透过通讯器传来,然后他听到: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,克拉克?”


克拉克望着远处蓝色的星球,抱着膝盖,真空让他的声音无法传出去,只能通过通讯器到达布鲁斯的耳畔。


“我想知道你的秘密。”他开口。


“我有很多秘密,都可以告诉你。”布鲁斯已经明白他要问的是什么秘密,但他并不准备说出口。


“到底是什么让你宁愿忍着疼痛也不愿意冒打麻醉会说出来的风险?”克拉克急切的问。


这时布鲁斯安静下来,他也看着眼前美丽的星球,他和克拉克共同的家园。


“你都了解,我的身世,我失去的东西,这些是我成为蝙蝠侠的初衷。”他说。


“这些就是你的秘密?”克拉克低下头盯着瞭望塔外围闪烁的灯光。


“这些对别人来说是秘密。”


“告诉我,布鲁斯,如果有什么能让我帮你的。”


“没有,克拉克。”布鲁斯在通讯器里轻笑。


然后沉默蔓延在他们之间。


“克拉克。”过了一会儿,布鲁斯叫他。


“嗯?”克拉克回过头望着他,等待他继续说。


“……”布鲁斯嘴唇几不可见地动了动。


克拉克有着超级听力,能够听见世界上的任何声音,即使是在真空中。


联盟给所有人配备了精密的通讯器,可以清楚地听到队友的声音,即使是在战斗中。


但是克拉克什么都没听到,布鲁斯真的只是张开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。


他不像布鲁斯一样,可以读出唇语,所以他愣愣地问了句:“什么?”


布鲁斯摇摇头,这一次声音顺利到达克拉克耳中:“我不能打麻醉,这个秘密不可以让任何人知晓。”


 


超人还是很好奇蝙蝠侠为什么从来不用麻醉剂。


克拉克好奇布鲁斯的秘密。


他不再主动询问,他明白了些什么,但他等着布鲁斯,等着他不再恐惧把这个秘密说出口的时候。


这样到那时,他也有个秘密可以告诉他。


 


END




【用的泉镜花的手术室的梗,感觉好合适超蝙哎】

评论

热度(93)

  1. 虚妄很饿,啃自己。 转载了此文字